再见2020

拔旧flag啦

说起年终总结,其实2020年1月1日我也写过,并且那天我还对2020年整一年做了一个长线规划,但那份总结看起来有点无聊且自作多情,长线规划在完成之前我也不好立flag直接发,所以它们现在都还躺在我的备忘录里。

不管怎么说,有这样一个总结规划的习惯还是好的,尤其是把去年的规划和这次的回顾连起来看的时候,我非常清楚地观察到了自己心境的变化——去年年初,我的规划路线是这样的:

  • 1月,拿到日语N1证书
  • 5月,刷一个托福高分
  • 7月,结束所有课业并开始实习
  • 10月,配合材料正式开始申请,年底之前拿到东大offer

可以说这个计划到2月为止都是稳步推进的,按着这个势头,我也非常有信心可以按部就班的将这些目标全部完成。但众所周知,问题还是出现了。

乍一看这个问题好像是疫情导致托福取消导致的第二个时间节点后延,但真正的问题却是找实习阶段我对自己的深度反思: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脱离象牙塔直面社会的需求,在又一次痛苦的自我解构过程中,我发现了我的核心问题——菜!

这看起来有点搞笑,但我非常严肃。如果你感受不到,来看看这三个问题:

  • 获得高绩点、创新项目奖项、奖学金等校内荣誉需要的是什么?绩点越高越会写代码吗?
  • 你这几年大学都学到了什么?数学基础还记得多少?专业知识呢?
  • 考虑到以上两点,你认为你现在的水平足以胜任标准化的大厂开发的工作吗?

我来总结一下我的回答吧:

  • 高绩点和代码能力没有任何关系,任何代码相关的课最后都变成了卷答辩,卷文档,因为老师不会看你的任何一行代码,他只管能不能动(ppt能动也算能动)!
  • 创新项目几乎没有任何社会意义,我们不如这样问问自己,几个月时间东拼西凑搞了个玩具出来,优势在哪?算法有创新吗?标准化工程能力有大厂强吗——我们甚至不会走一个完整的部署测试上线流程!
  • AI相关的文章本科生不可能发出什么花来,但它实在是太好发了,教授和学生都爱的不得了。但还是那句话,没有社会意义,没有技术含量。

拿了多少创新项目奖项或是发了多少篇文章这样的东西在学生时代看起来真的很牛逼,但一个人菜不菜只有自己知道,在追求这些虚名的过程中,我也曾一度迷失了自己。我忘记了作为一个工程师,技术水平决定一切,没有了技术,你也将失去所有。

这里的技术只包括那几门计算机基础课,数学功底和工程代码能力,并不包括水ppt和水文章的能力——于是,我痛苦地发现,学校内卷的东西和社会需要的东西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选择了继续深造,我就不可避免的要被学校体系的标准评价,但这似乎不是我想要的。

保研、留学、工作,这三条看似不可兼得的道路在2020年9月同时对我敞开了大门,而我此刻选择将直接影响我整个未来的人生,于是我选择了工作,义无反顾。

当我看到周围同学纷纷被保研到国内名校,考研人早起贪黑挑灯夜战,留学机构老师反复质疑我的选择,甚至爸妈都有提及我不读研有点可惜时,我的思想从未动摇。

因为我还看到了考前背原题答案的夜晚,老师拿成绩要挟给他做项目的通话记录,无数个优秀实验室项目和论文背后的github原地址,东大硕士毕业却来留学机构当老师自学python想转互联网,清华本硕的实习主管对我说来他这边吧,他一对一带。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我自愿成为一个脚踏实地的软件工程师。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自信的说出”Talk is cheap, show me your code.”

至此,一切关于2020的规划都显得无关紧要,因为我认为我找到我真正想做的事了。

《再见2020》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