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春招

一、2020.1.24 – 2020.3.13

我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

上大学之后,我爱上了制订计划:答辩要背稿、项目要有ddl、每天睡前要记录一天的时间表,长期的计划虽然总在变,但总还是有一个方向的。这些种种归根结底,还是缺乏安全感——说实话,我被高考的专业调剂弄怕了,我害怕这种自己的未来不由自己掌握的感觉,如果可能,我希望一切都能按我规划的方向进行。

任何决策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无论是他人推荐的决策还是自己内心的决策,都是在多种优劣之间进行了权衡之后的产物。所以在任何决策之后,我都免不了要去后悔。既然如此,与其后悔于当初违背了内心听从了他人的建议,还不如直接按着自己的想法来,这样哪怕是失败了,我也可以百分百的对自己负责。

不意外的,对于2020年,我也早已规划好了一年的行程。在一月份高分通过N1并加入了理想的字幕组后,我发了这样一条说说:

对于2020年,我要收获的东西有四项,上述只是第一项。在经历了转专业一年的学分轰炸后,我认为自己终于要熬出头了:2020年会是一个好年,在这一年,我将彻底结束自己的本科课业并为未来谋好出路,完成四项目标,开始新生活。

但终究人算不过天算,看似稳妥的规划还是出现了重大变故:因为疫情影响,五月的托福眼看就要被取消,去日本的实习计划也立刻泡汤,处于规划中重要一环的实习直接没了着落。对于习惯规划的我来说,这种变故不仅让我感到不安,更让我对未来有了一点恐惧:没有了宽松的跨国实习,我要直面国内的春招了。

国内互联网大厂的面试投录比向来悲观,加上疫情影响,很多公司都开始缩招甚至裁员了,虽然实习生标准有所降低,但终究难逃一轮笔试和至少两轮的技术面试,更关键的是,我没有任何准备。

一般来说,面试都需要至少两个月的准备期,但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得不参与春招时,已经是2月底了。在此之前,我还一直对国外实习抱有期待并每天优哉游哉的刷着tpo呢。那时的我,对于春招无知可不只局限于一份糟糕的简历:

在大大小小6家公司里,我同时投递了前端开发和游戏客户端两个岗位。

一个在此之前毫无任何准备,基础薄弱,项目不出彩,力扣刷了不到20题的转专业同学,在网上授课已经开始的情况下同时投了两个毫不相关的岗位并觉得自己应付得过来:投递前端是因为学校项目中前端写的多,投递游戏客户端则完全是兴趣使然。

我只能说,有些事终究是要学会的,自己悟不到又缺乏专人点拨的话,生活会亲自下场教你做人。在背了一些七七八八的前端面经后,3月12号,字节跳动前端工程师一面,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面试。

面试的内容我没有特意去记,但大概包括:

  • 基础的计算机网络,偏向应用层和传输层,如http2/dns和经典的tcp/udp
  • js相关,基础的语法、异步编程,es6新特性和发散型问题(如果让你写一本js教材,哪一部分最重要)
  • 算法(抢红包,随机洗牌)
  • vue(双向绑定实现机制,mvvm)
  • 浏览器内核相关(多线程,架构,崩溃分析)

除了一些经典的基础问题,设计到源码和底层的问题我无一答的稀烂。在最后的反问环节,我尝试让面试官指出我将来的学习方向,他说:多看书,经典的教材一定要看,找实习这个方向没错,但在前端的专业知识上还是和其他面试者有所欠缺。

最后,他建议我可以不要一开始就追求大厂,可以先去中/小厂试试,积累经验。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什么意思了。

面试完后我自闭了一天,得出的结论是:我不想做前端,我想做游戏。

是的,比起知识不足给我的打击,面试带给我的更多的是一种警觉:一种即将结束自己学生生涯选择未来事业的警觉,在意识到自己站在人生中重要的十字路口上,职位的选择将直接影响到未来的规划时,“因为前端写的多所以要做前端”这种虚幻的理由立马破灭了,我突然间意识到:难道我一直最想做的不是游戏吗?

从5岁收到第一台gba游戏机起,掌机、主机、pc、手游,大大小小各种题材的游戏我不知玩了多少。游戏和动画总是能在我最孤独和不安的时候带我逃出现实,是名副其实“造梦”的行业,比起前端开发,这种职业不是帅到爆吗?

这时我的处境,像极了高考前才发现自己想做视频的何同学:

  • 高考要来了,想学习相关专业只能复读。没有摄影方面的积累,没有美术基础 ——>春招已经开始,缺少游戏相关的专业知识,c++基础差。
  • 爸妈期望考理工院校学热门专业 ——>学院内专业方向不支持游戏开发
  • 万一选择做视频是一时兴起逃避高考呢?——>万一选择游戏开发是不敢直面前端面试的失败呢?

或许写下这篇文章时,我仍然不知道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是否正确,但正如前面所说,这确实是我直面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是好是坏我都将为它负责。感谢小何,让我在选择的道路上又坚定了一分。

方向确定,真正的战斗才将要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